弦未归音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沐色如风,景夜留华。

贵安,程沐景。

叶神生日快乐。

有幸遇见最好的你。
你是锋芒,你是信仰,你是荣耀。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酒茨】春光不负。



ooc慎。是糖不是刀x。偏心里剧情少的可怜…。文风傻白甜见谅。短小短小短小。



"茨木。"

茨木童子第一百零八次找到醉倒在竹林的角落里的酒吞童子时,那人终于开了口。

昏昏沉沉的眸子里闪着深沉的光,红发的鬼王抱着巨大的酒葫芦,靠在树下的身子不解醉意,"你又来了。"

"吾友,吾强大的挚友啊!你怎么还是沦落至此,就为了那个女人吗?"

……。

还是那么吵。

大江山的王面无表情,眯眼扫过在自己面前站定的人儿,"都说了,不关你的事。"

茨木童子俯视着自顾自喝酒的友人,心底满满的全是怒火。也不顾什么以下犯上,他抓着鬼王的衣领径直将他拽了起来,"吾友!就为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配汝!汝应当找一个更强大的女人!汝是大江山的鬼王,快来和吾一战,振作起来,然后彻底支配吾的身体吧!"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酒吞童子一手拉开摆在自己衣领上的手,一个背身毫不留情地把人儿仅剩的手拉上头顶压在树干上,语气倒是带着满满的不耐,"都说了,本大爷的事不要你管。"

白发的鬼保持着被人压制的姿势,却是满满的全是兴奋。他忽视人语气里的不耐,"对,没错,就是这样!吾友真是厉害!"

……真是越来越吵了。

抬眼就对上人生的姣好的面容,茨木童子直直对上人豪不掩饰的兴奋的眸子,转身又一次消失在了人的面前。他小心地收敛着气息,却是没有离开,仅是留在茨木童子身侧隐蔽之处。

他只见得那个烦人的家伙举起刚刚被自己抓过的手,眼底半分兴奋半分痴迷,"吾友,吾来找你了,来和我一战吧!"

酒吞童子心底的烦躁又加深了几分,他不得又想起前段时间他去找红叶,那个绝美的女人听完自己的心意后只留下的一句话,"我喜欢的是晴明大人,你这个连自己心意都不清楚的人还是离我远点吧。"

真是可笑,红叶居然在质疑自己的心意?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那天被自己爱的女人拒绝后,他每每醉酒时想到的都是那双熟悉的眼。

酒吞童子面容冷漠地看着那个白发的家伙找的手忙脚乱,眼神却有些恍惚。

自顾自地打开酒壶,酒吞童子饮下一口美酒,试图通过醇香的酒液缓解心底莫名的躁动。

啧,真是安静。

那个絮絮叨叨的家伙不找到自己身边来,还真是不习惯。

手中的酒壶不由得空了几分,他晃了晃手中空空的酒壶,忽然像是明了了什么一样,难得地勾了勾嘴角,轻轻一笑。

面前忽然一阵黑影挡住了射来的日光,酒吞童子抬头,正对上不远处茨木童子的眼睛。

茨木童子第一百零九次找到了他。

眼底毫无醉意,反而满满的尽是清明,大江山的鬼王缓步走出藏身之处,自身的气息不再收敛的外放。他看着面前的人儿兴奋的脸庞,不由得人反应过来大步走近人,手按于人脖颈的动脉上,眼中寒意森然。

"茨木童子,本大爷以为,只有你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本大爷,大江山需要个王后,由不得你不同意。"

【信白】横绝峨眉巅<3>


ooc慎。龙信x狐白。
我不开车我不开车我就是不开车。假装我没消失一个月。


那年他初次入长安,人生地不熟,没能找到地儿。

他只依稀记得碰到了个旅团,里边的领路人,有双清澈的眼。

他听见他肆意的笑,“兄台去往何方?”

他未曾理会他,直直从他身边掠过,心底却深深地烙上了那双眼。

和人儿一身雪白的衣。

————————

韩信低头,千杯不醉的剑仙不知为何醉倒在桌前,他只需轻轻一个动作,那名满天下的人儿就会在这小小的地方咽气。

而他只是微勾唇角,露出了个平日不曾有的笑容。轻柔地抱起那人儿,将他放在了床头。

你当战死沙场,战死在我手里,而非死的如此憋屈。

而他略收拾了下桌子,回头切对上那“醉倒”的人儿睁开的眼。

“...”韩信默然,只当做他方才什么都没有干过。

剑仙的眼底尽是笑意,“重言。”李白略微一笑,轻声道,“给我...取个字可好?”

那一刻韩信知道,剑仙,是醉了的。

白龙沉思,良久开口,低低的声音传遍安静的房间,“太白。”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李白一愣,显而易见,他也是想到了这个的。

不知自己已经醉了的剑仙仰头,看着桌前面容略带模糊的白龙,想努力辨认出人儿脸上的表情,却在烛火的闪烁下一无所获。

李白轻笑,“那,太白,见过重言。”

韩信诧异,未曾听出话语中带丝毫轻薄,面色竟不知不觉带了些红晕。他回头,只见塌上的狐狸已沉沉睡去,愣是把他想说的堵了回去。

“……。”

韩信走到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醉倒的狐狸,无由的,心底泛起一阵毫无理由的征服欲。

未等他反应过来些什么,他已经俯身,挑起人儿只有睡时才安分的脸,吻了下去。

没有曾经的浅尝辄止,韩信捏着李白的下巴,用生涩的,不熟练的技巧,一点点地,加深了这个吻。

舌与舌缠弄在一起,白龙清清楚楚地尝到了那狐狸口中浓浓的酒味。醉倒的狐狸毫无反应,面上一片平静,是这几十年风风雨雨里映入骨子里的从容。

面前的剑仙,是青岳最后的子民。

他背负了多少。

韩信的目光喑哑,似有烈火燃烧,一点点地,想侵蚀他心中剩余不多的理智。

韩信捏着李白的下巴,狠狠地堵着人的唇。这力道与其说是亲吻,不如说是噬咬,似要把人吞吃入腹那般。

睡着的那人只得安静承受,丝毫不知自己的唇内泛着淡淡的血腥味,那不同于他混迹花丛中的干干净净的味道。

白龙的手逐渐下移,正待解开人儿的衣衫,却忽然停住了。

我在…做什么?

韩信猛的放下那狐狸,一把拉开窗户,不敢回头看此刻仍毫无反应的狐狸。

白龙只得这么安慰自己,青狐的魅惑传闻果真不假。

似梦醒了一般,白色的身影迅速掠过婆娑树影,消失于天际。

【信白】横绝峨眉巅<2>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x。
狄仁杰李元芳上线x。
看见虫子请放过他,他是无辜的_(:з)∠)_。
就问问你们下一章想不想看肉xxxz。
龙信x狐白 ,ooc慎。半架空。




“狄大人,韩信果然来了,跟李白走了。”

“果然。”

赫赫有名的判案官语气一片平静,只是带了些无奈。自打李白那东西一贴出来他便是知晓,清闲了那么久的日子,算是到头了。

“大人,要做什么么?”身边的小密探仰着头,青涩的脸上带着抹疑问,和无可察觉的关心。

“不必,注意着便是,等这俩真闹起来再议也罢。”

“是。”

————————

“重言,你要怎么赔?”李白颇为好看的手指正对着自己的唇,语气轻佻,显然是听不出气恼的。

韩信面无表情,没有理会那狐狸显然是开玩笑的话语。

旁边这地儿他显然是第一次来,可明显经常进出这风月之地的剑仙对此熟悉得很,从方才周围都面容带笑的姑娘们便可见得。

面前的人儿一副姣好的面容,吸引姑娘们的注意力也是应该的。

韩信不经意抬手,轻轻地擦过方才触碰过那人唇的地方,“阁下带我前来,所谓何事?”

“没什么...”

剑仙的目光越发幽深,配着青楼里喑哑的烛火竟显得有些暧昧。韩信也是方才想起,青狐享有的那狐媚的名头,果真不是假的。

人儿轻轻的一声笑,“只是...都来了这地儿了,不来欢爱一番怎么行呢,你说对吧,重言?”

人儿的眼底带着微微的挑衅,有报复,有轻视,有无所谓,也有着仿若溶于两人骨子里的仇。

韩信微微蹙眉。也不知是为何,他看不得这闻名天下的剑仙说出这糟践自己的话。

人儿手中龙枪一横,直接架上了剑仙反手抽开的剑。透过刀光剑影,韩信的眼神凝了凝。

那狐狸的眼神,变了。

少了轻佻,也没了调笑。

气氛有些冷,门口却忽的传来声响,韩信呼了口气,收剑,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进来。”

丫鬟小心翼翼地探头,对李白温柔地笑了笑,“剑仙大人,妈妈吩咐您们动静小点儿。”

“好的。”李白的声音温润得带了丝甜甜的糖味儿,只是被这丫鬟这么一搅和,原来那气氛也就没有了。

“你来长安干嘛?”

语气亲密得像两人不是有着世仇的人,而是亲密无间的挚友。

“无事就不能来?”

“...”李白沉默,低声道,“你不该来。”

韩信直面着李白有些暗淡的脸,忽的想起前不久听到的那个传言,传言里的青年,有着张狂而张扬的身影,直直闯入女帝的寝宫。

“狐狸。”白龙的声音变了,称呼变了,“你当堂堂正正地战死沙场,而非在这挥霍光阴。”

李白一愣。

对面他从小便被族人称作是敌人的白龙一脸认真,眼底喑哑的光似要透出来那般,唤起了他沉沦已久的热血。

剑仙大笑,举起酒壶便倒出两杯清酒,也不管那白龙是否理会,举杯便是对月独酌。

韩信沉默,举杯饮尽那狐狸倒出的酒。辛辣的液体流入喉中,唤起了白龙记忆深处的往事。

彼时,他步履匆匆。

韩信恍惚,许久才喃喃道,“狐狸,我原来...是见过你的。”

【信白】横绝峨眉巅<1>




白龙x青狐
感觉自己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私设满满ooc慎,架空架空。脑洞绕不清啦更新缓慢。学考后可能会快一点儿♡。

“听说那位白龙来长安了!”

“真的假的?”

“城门上贴着呢!剑仙所言,还能有假?”

“听说剑仙也是千年的狐狸呢...”

“嘘,这话可不能乱说...”

韩信又一次回身钻入墙角,清冷的面庞难得带上了无奈。该死...!人儿一拳重重地砸在墙上,激起灰尘一阵飘扬。

被所谓的青莲剑仙这么一闹,他可得小心点儿了。毕竟能认出他是白龙的,不多,但也不少。

被认出来,可就麻烦了。毕竟如今的长安对非我族人言行之狠辣,他也是有所耳闻,更何况自己上次闹出了那么大一事儿。

不过那剑仙也大胆得很。

韩信面无表情,正待离去,抬头却看见了身前一道略带熟悉的身影。

总觉得在哪见过这人...韩信略一恍惚,随机握紧了手中的长枪。这个时候出现的,是敌非友的可能性恐怕更大。

“敢问阁下是?”先开口的还是韩信。

“呵。”来人轻微地一笑,声音更让他觉得耳熟,“韩先生好记性,一日不见,便忘了在下了?”

“是你。”韩信的瞳孔剧烈地一缩,目光随即落在了人儿腰间名满天下的剑上,沉默片刻开口,“剑仙大人。”

“重言这叫法,我甚是满意。”李白语带轻浮,眉间带着笑意,“终于见到了啊,白龙。”

是的,终于。

青狐和白龙是有世仇的,只是并未经历过那等战争的二人显然感受颇浅。

只是李白永远忘不了,因与白龙的战争而人数大减的族人漂泊的灵魂,和他握着除了他之外当世最后一位青岳之人的手许下的诺言。

“只要有我在,青岳之魂永不会漂泊。”

可他青莲剑仙,也非是会因这种事而仇视甚至大打出手的人。

韩信清冷的面上略带阴沉,大抵他也是猜到了,李青莲堵他在这儿,不是为了聊天的。

“重言不如跟我回去坐坐?”长安城有名的风流公子,以他出落风月场特有的语调,温柔得无话可说,可韩信分明从此中,听出了淡淡的不容置疑。

“好。”

韩信挑了挑眉,答应得毫不犹豫,纵情山河的白龙也自是有着风采。

李白朗笑,忽暧昧地凑近人儿耳边,眼带风情万种,揽着人的手似二人未有矛盾,而是情人般亲密无间,说出的话却是一点儿也不解风情,“有人。”

“嗯。”韩信不耐地微蹙眉,点了点头。环在他身侧的人儿带着青狐特有的味道,竟让他觉得有些撩人。

“那,我们走吧亲爱的。”李白故意把声音放大,直待那边不是如何隐蔽的脚步声消失无踪。

环着的手却未松开。

白龙不耐,“够了没?”

青狐含笑,有意调戏调戏这位面容严肃的白龙,也是有意看人家出丑报报他们之间直接间接的仇,“重言甚是好看,怎么能够?”

白龙的眸光贱贱变深,闪着深邃而不可捉摸的光。

“这可是你说的。”

略嫌清冷的声音在李白耳边响起。剑仙尚未有反应,唇便被一片温润覆住,刹那间堵的他把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白龙的吻仅是浅尝辄止,便离了去。人儿的眼中带的是不同于刚刚那动作的冷漠,似仅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李白抬头,修长的指擦过唇角,唇畔仍带着笑意,只是他搭在韩信腰间的手,已悄然收紧。

“跟我走。”

语调不复客气,带上了属于剑客的强硬和骄傲。

【信白】横绝峨眉巅<0>


白龙吟x千年之狐
背景就是普通的那种古代架空不是在游戏里啦,忽略时代这种东西x,ooc慎,私设满满。

北有剑仙,人唤青莲。

有传闻说,这位青莲剑仙曾一剑杀入女帝宫中全身而退,也有传闻说,青莲剑仙那么干可就是为爱人楼兰公主报仇呢

传闻子时传闻,真假谁也分不清,不过有件事可是整个长安城都不会否认的。

李青莲,闻名长安的美男子。世人皆知剑仙三入长安,一壶酒一柄剑流连于红尘,几乎成了全长安城女子怀春的对象。

韩信对李白的了解,也仅是如此了。

这是韩信第二次来到长安,上一次...不提也罢。人儿高高耸起的马尾可是很引人注目的,若非人儿有些严肃的面容,恐怕早有人上前搭话了,毕竟韩信长得也是上乘的。

面前的光忽然被挡住,韩信有些诧异地抬头,对上一双含笑的眼。

“在下可有幸邀公子小聚?”

人儿的声音带着醉意,韩信不禁皱皱眉,他可没空陪个醉鬼玩,“抱歉,有要事在身。”

“公子可是来寻人的?”

韩信的眼底染上了些诧异,“公子如何知晓?”

一声低低的笑,面前的人儿低着头,几乎看不见了他明媚的眼,“在下见公子不像是来经商的,也就这么瞎猜猜。不知公子所寻何人? ”

“青莲剑仙,公子可知此人在何处?”

“剑仙这等人,可是区区在下知道的。”来人嘴角的弧度更甚,摇了摇头,摇晃着离开。

见人准备离去,韩信也未阻拦,只是问了句,“不知公子名讳?”

“公子日后便知。”

人儿的身影已然走远,韩信晃了晃脑袋,不去想这人的事,他还得先找个地儿借宿呢。

韩信不知的是,刚刚摇摇晃晃的醉鬼,在他走远后,腰间闻名天下的剑终是露了出来,那双眼里,哪有半点醉意,分明都是清明。

“有趣,可真有趣。 ”李白爽朗地一笑,身形已消失在原地,仅余朗笑声阵阵,“这长安,可真是愈发有趣了!”

【李白x你】论小李白的使用方法


1.当您打开这个包袱的时候,恭喜您,您已经收到了小李白一只。
呐,里边那个抱着酒葫芦棕色头发的小家伙就是了,不必惊慌,小家伙只是暂时的。

2.那么,请您先将小家伙放在一个独立的小房间里。
您得给他准备些酒,以免小家伙心烦意乱地到处搞破坏。当然,不能准备大酒缸之流,小家伙不会游泳,掉进去可就麻烦了。
房间里不能放易碎品,免得小家伙借着酒性舞剑舞出一地碎片。

3.请记着看好您家小李白,在他长大之前别将他和小庄周或者小扁鹊放在一块儿,当然,小兰陵王也不行。以免几人发生诡异的化学反应。
此时,您就会解锁特殊剧情,您的小李白就会跟着他们跑了。

4.当您和他的好感度渐渐地刷上来了,小李白就会在您睡着后爬到您的身上试图给您灌酒。如果这个时候您已经醒了,请继续装睡。因为被发现的小李白可能会恼羞成怒,这几天都不再理您了。

5.等时间久了,当小李白渐渐学着偶尔叫您起床的时候,您可以尝试着去夸奖他,摸摸他柔顺的秀发。当然您会收获李白的好感度x1,可能偶尔会收获到李白温柔的笑x1哦。
当然,小李白太小了,这个时候是看不清的。

6.如果您的小李白在您家墙上到处刻字,请不要生气,也不要以没收李白的酒,剑之类的方式对他做出惩罚,否则小家伙对您的好感度可能会直线下降哦。

7.清晨,阳光明媚。
睁开眼,身侧,一名男子抱着酒葫芦睡得真香。棕色的发丝垂在他的脸上,衬得人的皮肤越发的白皙了。
人儿也仿佛发觉了什么,战战巍巍地睁开眸,看向了躺在自己身侧的人。人儿的眼底明显带着未睡醒的迷茫和惰懒,在目光扫过您的时候微微一顿,然后漫不经心地将您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个遍。

“哟,现在你可是我的人了。”

8.什么???您还看说明书???恭喜您养成小李白,之后的事情您就自己慢慢发掘吧。
那么,如果您对本公司的产品很满意,欢迎再次光临。

当然 ,您得先保证家里那个不会吃醋才行:)。

【白狄】贪杯。


嘛,没粮自个儿产。
ooc慎。

1.
今夜的月静得很。

像酒过三巡后摇摇晃晃的灯光。

狄仁杰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情了。为这么一件事儿纠结个老半天,可不是他判案官的作风。

李青莲,你害惨我了。

2.
狄仁杰第一次遇见李白,也是在这样的月下。

名满天下的青莲剑仙喝醉后像个小孩,怎么劝可不肯放下到处搞破坏的剑。

狄仁杰哭笑不得,用手段也摆不平酒后走位风骚的剑仙,只得好声好气地劝。可惜对方怎么看都不像听的进话的人,他也只得陪着他喝。

到底酒量还是不如李白,直到他醉倒而下,李白却仍好好站着。

只是醉倒的他永远不会知道李白在他倒下后的眼里,分明是清清明明的。

弯起的眸像天上的小月亮,满满的都是欢喜。

其实他也是有点醉了的吧。

3.
狄仁杰发现自己被骗了。

从他醒来面前熟悉的床铺便可看出。

李青莲那厮一定是清醒着把自己运回来的。

人儿默默地套上袍子,宿醉后的感觉可不好受。

李白,你等着。

这事儿没完。

4.
“来干,来干!”

好像不管在哪里碰到李白,那人都是拿着酒葫芦醉酒阑珊的样子。只是这次狄仁杰可不会在被他的样子骗了。

“太白。别装了。”

铁面无私的判案官一脸淡漠,只是眼底深处的波澜,是他不论如何都掩不住的。

“大河之剑天上来——哟...怀英?来喝一杯呀...”李白仍是那副醉醺醺的模样,手中的剑软趴趴地挥舞,是一片胭脂俗粉中闪耀的星光。

谁也不知道他们再次相见会是在青楼。

狄仁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这里,也只是这么想想,按女帝的命令,“照顾照顾”生性散漫容易干事儿的李青莲罢了,这么看来这人除了懒散点儿,也算是个安分之人了。

李白见人眼神一散,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身法变换见带出阵阵残影。狄仁杰一惊,反应过来为时已晚,脖颈间冰冷的剑芒与人懒散的话语几乎同时出现,“怀英, 不许动。”

去他妈的安分。

人儿的声音带笑,几乎在自己耳边响起,狄仁杰不禁耳根一麻。脖颈间的威胁使他做不出什么动作,他也知道,被名满天下的剑仙近身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绝无仅有。

“怀英,月色正好,何不坐下共饮一杯?”

5.
狄仁杰发现自己又被骗了。

醒来,面前是剑仙姣好的面容。

人儿明显是早醒了,酒对自己的影响放到他身上自是没什么。

只是这姿势明显暧昧了点。

狄仁杰皱眉,有些怒了,“松开。”

“如果我说不呢?”

“放肆。”

“我就是想对你放肆,怀英。”

6.
狄仁杰近乎是落荒而逃的。

再久一点,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去面对那样的一双眼。

似含了星辰大海 。

不过此后,两人就像是忘了这件事。

忘了那晚的暧昧,和少有的一响贪欢。

两人时常约个时间,碰个面,似真正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酒肉朋友。

只是狄仁杰再也不肯多贪杯了。

只是他对李白,日益的疏远客气了。

只是有什么东西,逐渐变了。

7.
刚办完所有的案子,狄仁杰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有风有月,天上少有了云。显而易见,是个好天气。

都说环境会让人放松,那人也渐渐失了警惕。

以至于走着走着,眼前一黑,便失了意识。

8.
睁眼面前又是李青莲含笑的眼,他正想开口,却发现手脚动弹不得。

不知何处而来的锁链,把自己牢牢地锁在了床头。

正欲开口询问,人儿却被剑仙的话堵的无话可说。

“怀英,亲我一口还是喝我一杯,你选一个?”

面前的人儿眯眸轻笑,慢悠悠地晃着手中的酒葫芦,似不慌不急。

狄仁杰只觉得口干舌燥,正待回答,却又失了声般静静地伏在床头。

“怀英,我心悦你。”

9.
哦,你问后来?

当然是他们干了个爽。

【浙江卷/忘羡】虚拟与现实。


真的没有玻璃渣子。
甜的,真的是甜的…!
qwq。
超级短xxx。作业写不完了呀!尖叫x
——————————————————

“魏婴,随我回云深不知处。”

“…滚。”

蓝湛做梦了。

梦里的魏婴一身黑衣,依旧面带微笑,眸却冰冷如冰。

梦里的他已然放下了矜持,他甚至苦苦哀求,却依旧未果。

“蓝湛?”

身边的人被他没控制住的动作惊醒。人儿的声音还带着迷糊的睡腔,朦朦胧胧,低低得含糊不清,一下子刺入了蓝湛被梦里的情绪感染的心。

“魏婴…?”蓝湛低声重复了遍人儿的名字,偏头把视线落在身侧的人身上。人儿的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刀痕没有伤疤,不像梦中的那个一样遍体鳞伤,他竟松了口气。

似是不满人毫无痕迹的身体,蓝湛附身堵住人的唇。舌探入仍迷迷糊糊的人的口中,毫不费力地轻松掌控了主动权。似想把人吞吃入腹,蓝湛的动作不同以往的轻柔,是不是地啃咬着人的唇,直至下方的人传来抗拒的力道才松开搂住人腰间的手。

“含光君大晚上地发什么疯?”魏无羡很是郁闷。睡到一半被惊醒不说,蓝湛还发疯了一样地径直扑上,原本回笼的睡意也毫不意外地跑走了。

“婴。”

今晚的蓝湛看起来有些不对,魏婴舔了舔被人蹂躏过的嘴角,低低地笑了声,“含光君这是…做梦了?”

蓝湛微微蹙眉,声音一沉,“睡觉。”

“哎哟蓝湛,别急啊,这事可不能这么完了。”既睡意已无,魏无羡也没了睡觉的打算。他一个翻身跨上蓝湛的腰,一把扯下人儿依旧围的一丝不苟的抹额,“是不是梦到我了?梦里的我怎么样?奴家…讨不讨官人喜欢呀?这可不是在云深不知处啊,别那么拘束嘛含光君。”

蓝湛猛的睁开紧闭的眼,抬手击在魏无羡的腰间。魏无羡只觉腰间一麻,又一次光荣地趴在了蓝湛腰间。

“……………你妹。”

“魏婴。”

“哟,蓝湛,好久不见啊,出落的更水灵了。”

“喜欢?”

“蓝二公子这样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不喜欢呢?”

“喜欢就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不。”

蓝湛又做梦了。

醒来的时候魏无羡还趴在自己的腰间睡得正甜,蓝湛的身子微微僵了僵,似是松了口气罢,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轻手轻脚地走下床。

一身整齐外装的人走到桌前,毫不犹豫地拿起昨夜魏无羡未喝完的酒。

一饮而尽。

浓烈的酒液从喉间滑落,站的笔直的身影瞬间倒下。

魏婴醒来的时候蓝湛倒在地上,酒洒了人一身,人却一无所知。

蓝湛居然,喝酒了?

魏无羡正准备下床,忽的想到人儿今夜的反常,动作又停住了。

这不正是好机会吗?

魏无羡窃笑,正闭上眼装睡,那边却忽然有了动静。

“魏婴…”

蓝湛拖着身子走到魏无羡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人。

“魏婴,随我回云深不知处。”

人儿的声音因为醉酒竟带了些委屈的意味,听的魏无羡心里一阵小鹿乱撞。

“婴,不准喜欢别人。”

“只准喜欢我。”

含光君不行啊,一喝酒就本性毕露。

你家人知道你本性这样吗?

“婴,别不要我…”

“不要让我滚。”

蓝湛…

“魏婴,我说我我请来的灵不会说谎。”

“你知道为什么吗?”

心下一动,魏无羡正准备开口询问,蓝湛身子一歪,压在了他的身上。

蓝湛你酒量这么好你家人知道吗???

魏无羡颇为无奈地看着睡得安安静静的含光君,难得没有动手动脚而是帮人摆正了睡姿。

“蓝湛,我跟你回云深不知处。”

【韩叶/聊天体】论韩文清到底有几块腹肌


*聊天体
*ooc慎
*韩叶副CP不定
*欢脱向
*错字无视错字无视错字无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职业选手聊天群】

夜雨声烦:谁看见叶修了!叶修叶修叶修你出来出来出来!是不是看见我就怕了就不敢出来了?

百花缭乱:黄少天你烦死了!

夜雨声烦:张佳乐你说什么呢!我们明明是统一战线上的战友!快快快和我一起把叶修炸出来!

百花缭乱:@叶修@叶修@叶修@叶修@叶修满意了吗黄少天?

夜雨声烦:乐乐真乖!不愧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上的战友!

百花缭乱………

海无量:只有我发现这个艾特是手打的吗?

沐雨橙风:方锐大大你不是一个人

无浪: 方锐大大你不是一个人+1

迎风布阵: 方锐大大你不是一个人+2

逢山鬼泣: 方锐大大你不是一个人+3

冷暗雷: 方锐大大你不是一个人+4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我有时候真心疼你智商

夜雨声烦:mad张佳乐!来单挑吗!老子一冰雨劈死你!爱呢爱呢!

鸾辂音尘:yoooooo黄少求爱♂。@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我说小事情,你家小戴该管管了,打打杀杀啊呸老扯有的没的成何体统!

君莫笑:什么时候少天大大也和别人扯体统这俩字了?[点烟]

夜雨声烦:我靠叶修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我真是瞎了眼了才会觉得你偶尔还是个好人!我靠!来pkpkpk!

百花缭乱:…………黄少天!

百花缭乱:[捶桌笑]

君莫笑 :[捶桌笑]

一枪穿云 :[捶桌笑]

鸾辂音尘 :[捶桌笑]

无浪 :[捶桌笑]

沐雨橙风 :[捶桌笑]

海无量 :[捶桌笑]

夜雨声烦:我靠你们排什么队形排什么队形!还有周泽楷你凑什么热闹!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哈

君莫笑:[点烟]

索克萨尔:有boss哦,前辈不去抢吗

夜雨声烦:我靠!!!队长你怎么能把boss告诉叶修这种丧尽天良的家伙!

君莫笑:少天大大承认吧,你就是怕了哥了[叼大烟]

夜雨声烦:怕你大爷!!本剑圣什么时候怕过别人!我一冰雨唰唰唰——砍死老叶这个丧尽天良的——!

鸾辂音尘:( ⊙ o ⊙ )

君莫笑:坐标@索克萨尔

百花缭乱:我靠我居然掉线了!一定是被黄少天的话闪掉线的

夜雨声烦:你你你你你——张佳乐你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想来单挑吗!

百花缭乱:→_→

索克萨尔:告诉前辈了,前辈答应我一个条件?

君莫笑:文州你这可就不厚道啊,尊老爱幼知不知道[叼大烟]

夜雨声烦:队长做得好做得好!告诉谁都不能告诉兴欣的!尤其是叶修!

百花缭乱:赞成!

冷暗雷:+1

海无量:啧啧啧老叶你看看你

迎风布阵:果然张了张嘲讽脸啊

君莫笑:呵。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兴欣的都不是好东西

——【我是一条分割线】
——【别问朕为啥冷了半小时多】

【半小时后】

索克萨尔:前辈去兑现承诺吧 ^_^

无浪:不明觉厉

一枪穿云:不明觉厉

鸾辂音尘:不明觉厉

夜雨声烦:不明觉厉+125800000000

海无量:喻队我支持你

迎风布阵:然而老夫早已看穿了一切

鸾辂音尘:求内幕!

百花缭乱:喻队这必须点赞啊哈哈哈哈哈!

夜雨声烦: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

百花缭乱:就是不告诉黄少天!

夜雨声烦:我靠张佳乐你什么意思!

夜雨声烦: 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求内幕

【系统消息:夜雨声烦已被管理员禁言10分钟】

百花缭乱:[捶桌笑]

一枪穿云 :[捶桌笑]

鸾辂音尘 :[捶桌笑]

无浪 :[捶桌笑]

沐雨橙风 :[捶桌笑]

海无量 :[捶桌笑]

迎风布阵: [捶桌笑]

逢山鬼泣: [捶桌笑]

流云: [捶桌笑]

沐雨橙风: [捶桌笑]

冷暗雷: [捶桌笑]

生灵灭: [捶桌笑]

风城烟雨: [捶桌笑]

索克萨尔:我靠靠靠老叶你什么意思!肯定是叶修禁的言!

鸾辂音尘: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_☆

沐雨橙风: 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_☆+1

风城烟雨: 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_☆+2

索克萨尔:我靠联盟的妹子还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好了能不能好了!

大漠孤烟:是我

索克萨尔:………………&+/,?#./!-!/_&^%/^&!=&%\^&=%!/

鸾辂音尘:[目瞪口呆]

百花缭乱: [目瞪口呆]

一枪穿云: [目瞪口呆]

无浪: [目瞪口呆]

索克萨尔:我靠韩文清今天画风不对啊!我靠!快告诉我太阳有没有从西边出来!

无浪:细思密恐

海无量:一下子看着索克萨尔这ID发言那么快真不习惯

无浪:+1

一枪穿云:+2

沐雨橙风:+3

百花缭乱:+4

索克萨尔:是叶修前辈吧。@大漠孤烟

鸾辂音尘: WTF!?

鸾辂音尘:信息量太大接受无能

风城烟雨:小戴你不是一个人

索克萨尔:【聊天记录转发(中括号内为转发记录)】

【索克萨尔:前辈 ^_^

君莫笑:手残求放过哟[叼大烟]

索克萨尔:那,去数数韩队的腹肌怎样?

君莫笑:………………………

君莫笑:我严重拒绝这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烟]

索克萨尔: ^_^ 】

海无量:帅的人早已看穿了一切

迎风布阵:帅的人早已看穿了一切

百花缭乱:帅的人早已看穿了一切

冷暗雷:帅的人早已看穿了一切

沐雨橙风:为叶修哥为boss献身的精神致敬

迎风布阵:哈哈哈哈哈哈老叶走好

鸾辂音尘:yoooooooooooooooo

大漠孤烟:幼稚

海无量:赌五毛钱楼上是叶修

石不转:是队长吧

百花缭乱:是老韩!我收到他小窗了!

海无量:…………………

【论韩队的怒气值】
【论忽然消失的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
【至于叶修事后床上赖了一天起不来就是后话了】
【联盟的今天依旧爱♂意满满呢 ^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