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球子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沐色如风,景夜留华。

贵安,程沐景。

【浙江卷/忘羡】虚拟与现实。


真的没有玻璃渣子。
甜的,真的是甜的…!
qwq。
超级短xxx。作业写不完了呀!尖叫x
——————————————————

“魏婴,随我回云深不知处。”

“…滚。”

蓝湛做梦了。

梦里的魏婴一身黑衣,依旧面带微笑,眸却冰冷如冰。

梦里的他已然放下了矜持,他甚至苦苦哀求,却依旧未果。

“蓝湛?”

身边的人被他没控制住的动作惊醒。人儿的声音还带着迷糊的睡腔,朦朦胧胧,低低得含糊不清,一下子刺入了蓝湛被梦里的情绪感染的心。

“魏婴…?”蓝湛低声重复了遍人儿的名字,偏头把视线落在身侧的人身上。人儿的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刀痕没有伤疤,不像梦中的那个一样遍体鳞伤,他竟松了口气。

似是不满人毫无痕迹的身体,蓝湛附身堵住人的唇。舌探入仍迷迷糊糊的人的口中,毫不费力地轻松掌控了主动权。似想把人吞吃入腹,蓝湛的动作不同以往的轻柔,是不是地啃咬着人的唇,直至下方的人传来抗拒的力道才松开搂住人腰间的手。

“含光君大晚上地发什么疯?”魏无羡很是郁闷。睡到一半被惊醒不说,蓝湛还发疯了一样地径直扑上,原本回笼的睡意也毫不意外地跑走了。

“婴。”

今晚的蓝湛看起来有些不对,魏婴舔了舔被人蹂躏过的嘴角,低低地笑了声,“含光君这是…做梦了?”

蓝湛微微蹙眉,声音一沉,“睡觉。”

“哎哟蓝湛,别急啊,这事可不能这么完了。”既睡意已无,魏无羡也没了睡觉的打算。他一个翻身跨上蓝湛的腰,一把扯下人儿依旧围的一丝不苟的抹额,“是不是梦到我了?梦里的我怎么样?奴家…讨不讨官人喜欢呀?这可不是在云深不知处啊,别那么拘束嘛含光君。”

蓝湛猛的睁开紧闭的眼,抬手击在魏无羡的腰间。魏无羡只觉腰间一麻,又一次光荣地趴在了蓝湛腰间。

“……………你妹。”

“魏婴。”

“哟,蓝湛,好久不见啊,出落的更水灵了。”

“喜欢?”

“蓝二公子这样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谁不喜欢呢?”

“喜欢就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不。”

蓝湛又做梦了。

醒来的时候魏无羡还趴在自己的腰间睡得正甜,蓝湛的身子微微僵了僵,似是松了口气罢,小心地把人放在床上,轻手轻脚地走下床。

一身整齐外装的人走到桌前,毫不犹豫地拿起昨夜魏无羡未喝完的酒。

一饮而尽。

浓烈的酒液从喉间滑落,站的笔直的身影瞬间倒下。

魏婴醒来的时候蓝湛倒在地上,酒洒了人一身,人却一无所知。

蓝湛居然,喝酒了?

魏无羡正准备下床,忽的想到人儿今夜的反常,动作又停住了。

这不正是好机会吗?

魏无羡窃笑,正闭上眼装睡,那边却忽然有了动静。

“魏婴…”

蓝湛拖着身子走到魏无羡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人。

“魏婴,随我回云深不知处。”

人儿的声音因为醉酒竟带了些委屈的意味,听的魏无羡心里一阵小鹿乱撞。

“婴,不准喜欢别人。”

“只准喜欢我。”

含光君不行啊,一喝酒就本性毕露。

你家人知道你本性这样吗?

“婴,别不要我…”

“不要让我滚。”

蓝湛…

“魏婴,我说我我请来的灵不会说谎。”

“你知道为什么吗?”

心下一动,魏无羡正准备开口询问,蓝湛身子一歪,压在了他的身上。

蓝湛你酒量这么好你家人知道吗???

魏无羡颇为无奈地看着睡得安安静静的含光君,难得没有动手动脚而是帮人摆正了睡姿。

“蓝湛,我跟你回云深不知处。”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