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球子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沐色如风,景夜留华。

贵安,程沐景。

【白狄】贪杯。


嘛,没粮自个儿产。
ooc慎。

1.
今夜的月静得很。

像酒过三巡后摇摇晃晃的灯光。

狄仁杰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情了。为这么一件事儿纠结个老半天,可不是他判案官的作风。

李青莲,你害惨我了。

2.
狄仁杰第一次遇见李白,也是在这样的月下。

名满天下的青莲剑仙喝醉后像个小孩,怎么劝可不肯放下到处搞破坏的剑。

狄仁杰哭笑不得,用手段也摆不平酒后走位风骚的剑仙,只得好声好气地劝。可惜对方怎么看都不像听的进话的人,他也只得陪着他喝。

到底酒量还是不如李白,直到他醉倒而下,李白却仍好好站着。

只是醉倒的他永远不会知道李白在他倒下后的眼里,分明是清清明明的。

弯起的眸像天上的小月亮,满满的都是欢喜。

其实他也是有点醉了的吧。

3.
狄仁杰发现自己被骗了。

从他醒来面前熟悉的床铺便可看出。

李青莲那厮一定是清醒着把自己运回来的。

人儿默默地套上袍子,宿醉后的感觉可不好受。

李白,你等着。

这事儿没完。

4.
“来干,来干!”

好像不管在哪里碰到李白,那人都是拿着酒葫芦醉酒阑珊的样子。只是这次狄仁杰可不会在被他的样子骗了。

“太白。别装了。”

铁面无私的判案官一脸淡漠,只是眼底深处的波澜,是他不论如何都掩不住的。

“大河之剑天上来——哟...怀英?来喝一杯呀...”李白仍是那副醉醺醺的模样,手中的剑软趴趴地挥舞,是一片胭脂俗粉中闪耀的星光。

谁也不知道他们再次相见会是在青楼。

狄仁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来这里,也只是这么想想,按女帝的命令,“照顾照顾”生性散漫容易干事儿的李青莲罢了,这么看来这人除了懒散点儿,也算是个安分之人了。

李白见人眼神一散,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身法变换见带出阵阵残影。狄仁杰一惊,反应过来为时已晚,脖颈间冰冷的剑芒与人懒散的话语几乎同时出现,“怀英, 不许动。”

去他妈的安分。

人儿的声音带笑,几乎在自己耳边响起,狄仁杰不禁耳根一麻。脖颈间的威胁使他做不出什么动作,他也知道,被名满天下的剑仙近身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绝无仅有。

“怀英,月色正好,何不坐下共饮一杯?”

5.
狄仁杰发现自己又被骗了。

醒来,面前是剑仙姣好的面容。

人儿明显是早醒了,酒对自己的影响放到他身上自是没什么。

只是这姿势明显暧昧了点。

狄仁杰皱眉,有些怒了,“松开。”

“如果我说不呢?”

“放肆。”

“我就是想对你放肆,怀英。”

6.
狄仁杰近乎是落荒而逃的。

再久一点,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勇气,去面对那样的一双眼。

似含了星辰大海 。

不过此后,两人就像是忘了这件事。

忘了那晚的暧昧,和少有的一响贪欢。

两人时常约个时间,碰个面,似真正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酒肉朋友。

只是狄仁杰再也不肯多贪杯了。

只是他对李白,日益的疏远客气了。

只是有什么东西,逐渐变了。

7.
刚办完所有的案子,狄仁杰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有风有月,天上少有了云。显而易见,是个好天气。

都说环境会让人放松,那人也渐渐失了警惕。

以至于走着走着,眼前一黑,便失了意识。

8.
睁眼面前又是李青莲含笑的眼,他正想开口,却发现手脚动弹不得。

不知何处而来的锁链,把自己牢牢地锁在了床头。

正欲开口询问,人儿却被剑仙的话堵的无话可说。

“怀英,亲我一口还是喝我一杯,你选一个?”

面前的人儿眯眸轻笑,慢悠悠地晃着手中的酒葫芦,似不慌不急。

狄仁杰只觉得口干舌燥,正待回答,却又失了声般静静地伏在床头。

“怀英,我心悦你。”

9.
哦,你问后来?

当然是他们干了个爽。

评论(3)

热度(63)

  1. 醉卧沙场君莫笑仓鼠球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