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球子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沐色如风,景夜留华。

贵安,程沐景。

【信白】横绝峨眉巅<1>




白龙x青狐
感觉自己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私设满满ooc慎,架空架空。脑洞绕不清啦更新缓慢。学考后可能会快一点儿♡。

“听说那位白龙来长安了!”

“真的假的?”

“城门上贴着呢!剑仙所言,还能有假?”

“听说剑仙也是千年的狐狸呢...”

“嘘,这话可不能乱说...”

韩信又一次回身钻入墙角,清冷的面庞难得带上了无奈。该死...!人儿一拳重重地砸在墙上,激起灰尘一阵飘扬。

被所谓的青莲剑仙这么一闹,他可得小心点儿了。毕竟能认出他是白龙的,不多,但也不少。

被认出来,可就麻烦了。毕竟如今的长安对非我族人言行之狠辣,他也是有所耳闻,更何况自己上次闹出了那么大一事儿。

不过那剑仙也大胆得很。

韩信面无表情,正待离去,抬头却看见了身前一道略带熟悉的身影。

总觉得在哪见过这人...韩信略一恍惚,随机握紧了手中的长枪。这个时候出现的,是敌非友的可能性恐怕更大。

“敢问阁下是?”先开口的还是韩信。

“呵。”来人轻微地一笑,声音更让他觉得耳熟,“韩先生好记性,一日不见,便忘了在下了?”

“是你。”韩信的瞳孔剧烈地一缩,目光随即落在了人儿腰间名满天下的剑上,沉默片刻开口,“剑仙大人。”

“重言这叫法,我甚是满意。”李白语带轻浮,眉间带着笑意,“终于见到了啊,白龙。”

是的,终于。

青狐和白龙是有世仇的,只是并未经历过那等战争的二人显然感受颇浅。

只是李白永远忘不了,因与白龙的战争而人数大减的族人漂泊的灵魂,和他握着除了他之外当世最后一位青岳之人的手许下的诺言。

“只要有我在,青岳之魂永不会漂泊。”

可他青莲剑仙,也非是会因这种事而仇视甚至大打出手的人。

韩信清冷的面上略带阴沉,大抵他也是猜到了,李青莲堵他在这儿,不是为了聊天的。

“重言不如跟我回去坐坐?”长安城有名的风流公子,以他出落风月场特有的语调,温柔得无话可说,可韩信分明从此中,听出了淡淡的不容置疑。

“好。”

韩信挑了挑眉,答应得毫不犹豫,纵情山河的白龙也自是有着风采。

李白朗笑,忽暧昧地凑近人儿耳边,眼带风情万种,揽着人的手似二人未有矛盾,而是情人般亲密无间,说出的话却是一点儿也不解风情,“有人。”

“嗯。”韩信不耐地微蹙眉,点了点头。环在他身侧的人儿带着青狐特有的味道,竟让他觉得有些撩人。

“那,我们走吧亲爱的。”李白故意把声音放大,直待那边不是如何隐蔽的脚步声消失无踪。

环着的手却未松开。

白龙不耐,“够了没?”

青狐含笑,有意调戏调戏这位面容严肃的白龙,也是有意看人家出丑报报他们之间直接间接的仇,“重言甚是好看,怎么能够?”

白龙的眸光贱贱变深,闪着深邃而不可捉摸的光。

“这可是你说的。”

略嫌清冷的声音在李白耳边响起。剑仙尚未有反应,唇便被一片温润覆住,刹那间堵的他把话都吞回了肚子里。

白龙的吻仅是浅尝辄止,便离了去。人儿的眼中带的是不同于刚刚那动作的冷漠,似仅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李白抬头,修长的指擦过唇角,唇畔仍带着笑意,只是他搭在韩信腰间的手,已悄然收紧。

“跟我走。”

语调不复客气,带上了属于剑客的强硬和骄傲。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