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球子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沐色如风,景夜留华。

贵安,程沐景。

【信白】横绝峨眉巅<2>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x。
狄仁杰李元芳上线x。
看见虫子请放过他,他是无辜的_(:з)∠)_。
就问问你们下一章想不想看肉xxxz。
龙信x狐白 ,ooc慎。半架空。




“狄大人,韩信果然来了,跟李白走了。”

“果然。”

赫赫有名的判案官语气一片平静,只是带了些无奈。自打李白那东西一贴出来他便是知晓,清闲了那么久的日子,算是到头了。

“大人,要做什么么?”身边的小密探仰着头,青涩的脸上带着抹疑问,和无可察觉的关心。

“不必,注意着便是,等这俩真闹起来再议也罢。”

“是。”

————————

“重言,你要怎么赔?”李白颇为好看的手指正对着自己的唇,语气轻佻,显然是听不出气恼的。

韩信面无表情,没有理会那狐狸显然是开玩笑的话语。

旁边这地儿他显然是第一次来,可明显经常进出这风月之地的剑仙对此熟悉得很,从方才周围都面容带笑的姑娘们便可见得。

面前的人儿一副姣好的面容,吸引姑娘们的注意力也是应该的。

韩信不经意抬手,轻轻地擦过方才触碰过那人唇的地方,“阁下带我前来,所谓何事?”

“没什么...”

剑仙的目光越发幽深,配着青楼里喑哑的烛火竟显得有些暧昧。韩信也是方才想起,青狐享有的那狐媚的名头,果真不是假的。

人儿轻轻的一声笑,“只是...都来了这地儿了,不来欢爱一番怎么行呢,你说对吧,重言?”

人儿的眼底带着微微的挑衅,有报复,有轻视,有无所谓,也有着仿若溶于两人骨子里的仇。

韩信微微蹙眉。也不知是为何,他看不得这闻名天下的剑仙说出这糟践自己的话。

人儿手中龙枪一横,直接架上了剑仙反手抽开的剑。透过刀光剑影,韩信的眼神凝了凝。

那狐狸的眼神,变了。

少了轻佻,也没了调笑。

气氛有些冷,门口却忽的传来声响,韩信呼了口气,收剑,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进来。”

丫鬟小心翼翼地探头,对李白温柔地笑了笑,“剑仙大人,妈妈吩咐您们动静小点儿。”

“好的。”李白的声音温润得带了丝甜甜的糖味儿,只是被这丫鬟这么一搅和,原来那气氛也就没有了。

“你来长安干嘛?”

语气亲密得像两人不是有着世仇的人,而是亲密无间的挚友。

“无事就不能来?”

“...”李白沉默,低声道,“你不该来。”

韩信直面着李白有些暗淡的脸,忽的想起前不久听到的那个传言,传言里的青年,有着张狂而张扬的身影,直直闯入女帝的寝宫。

“狐狸。”白龙的声音变了,称呼变了,“你当堂堂正正地战死沙场,而非在这挥霍光阴。”

李白一愣。

对面他从小便被族人称作是敌人的白龙一脸认真,眼底喑哑的光似要透出来那般,唤起了他沉沦已久的热血。

剑仙大笑,举起酒壶便倒出两杯清酒,也不管那白龙是否理会,举杯便是对月独酌。

韩信沉默,举杯饮尽那狐狸倒出的酒。辛辣的液体流入喉中,唤起了白龙记忆深处的往事。

彼时,他步履匆匆。

韩信恍惚,许久才喃喃道,“狐狸,我原来...是见过你的。”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