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球子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沐色如风,景夜留华。

贵安,程沐景。

【酒茨】春光不负。



ooc慎。是糖不是刀x。偏心里剧情少的可怜…。文风傻白甜见谅。短小短小短小。



"茨木。"

茨木童子第一百零八次找到醉倒在竹林的角落里的酒吞童子时,那人终于开了口。

昏昏沉沉的眸子里闪着深沉的光,红发的鬼王抱着巨大的酒葫芦,靠在树下的身子不解醉意,"你又来了。"

"吾友,吾强大的挚友啊!你怎么还是沦落至此,就为了那个女人吗?"

……。

还是那么吵。

大江山的王面无表情,眯眼扫过在自己面前站定的人儿,"都说了,不关你的事。"

茨木童子俯视着自顾自喝酒的友人,心底满满的全是怒火。也不顾什么以下犯上,他抓着鬼王的衣领径直将他拽了起来,"吾友!就为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不配汝!汝应当找一个更强大的女人!汝是大江山的鬼王,快来和吾一战,振作起来,然后彻底支配吾的身体吧!"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酒吞童子一手拉开摆在自己衣领上的手,一个背身毫不留情地把人儿仅剩的手拉上头顶压在树干上,语气倒是带着满满的不耐,"都说了,本大爷的事不要你管。"

白发的鬼保持着被人压制的姿势,却是满满的全是兴奋。他忽视人语气里的不耐,"对,没错,就是这样!吾友真是厉害!"

……真是越来越吵了。

抬眼就对上人生的姣好的面容,茨木童子直直对上人豪不掩饰的兴奋的眸子,转身又一次消失在了人的面前。他小心地收敛着气息,却是没有离开,仅是留在茨木童子身侧隐蔽之处。

他只见得那个烦人的家伙举起刚刚被自己抓过的手,眼底半分兴奋半分痴迷,"吾友,吾来找你了,来和我一战吧!"

酒吞童子心底的烦躁又加深了几分,他不得又想起前段时间他去找红叶,那个绝美的女人听完自己的心意后只留下的一句话,"我喜欢的是晴明大人,你这个连自己心意都不清楚的人还是离我远点吧。"

真是可笑,红叶居然在质疑自己的心意?

他丝毫没有意识到在那天被自己爱的女人拒绝后,他每每醉酒时想到的都是那双熟悉的眼。

酒吞童子面容冷漠地看着那个白发的家伙找的手忙脚乱,眼神却有些恍惚。

自顾自地打开酒壶,酒吞童子饮下一口美酒,试图通过醇香的酒液缓解心底莫名的躁动。

啧,真是安静。

那个絮絮叨叨的家伙不找到自己身边来,还真是不习惯。

手中的酒壶不由得空了几分,他晃了晃手中空空的酒壶,忽然像是明了了什么一样,难得地勾了勾嘴角,轻轻一笑。

面前忽然一阵黑影挡住了射来的日光,酒吞童子抬头,正对上不远处茨木童子的眼睛。

茨木童子第一百零九次找到了他。

眼底毫无醉意,反而满满的尽是清明,大江山的鬼王缓步走出藏身之处,自身的气息不再收敛的外放。他看着面前的人儿兴奋的脸庞,不由得人反应过来大步走近人,手按于人脖颈的动脉上,眼中寒意森然。

"茨木童子,本大爷以为,只有你这样的"女人"才配得上本大爷,大江山需要个王后,由不得你不同意。"

评论(5)

热度(92)